中国最早石窟炳灵寺发现记

发表时间:2016-08-24 19:08:35  来源:中国甘肃网

  

 

  讲述人:岳邦湖 原甘肃文物工作队队长 1963年炳灵寺石窟勘查领队

  

 

  当年架设简易栈道的情形(翻拍)

  

 

  炳灵寺大佛和头顶的169窟

  

 

  通往169窟的栈道

  炳灵寺大佛头顶,隐藏着两座神秘的洞窟,这里距地面40多米,飞鸟难至,而悬崖上栈道在数百年前就被烧毁……

  1963年6月,甘肃省文物工作队的5名调查队员,冒着生命危险,爬到悬崖顶端,揭开了隐藏了数百年的秘密,改写了炳灵寺石窟的开凿历史。

  说起炳灵寺石窟,许多人都不陌生。这座依山傍河的石窟,留给人们最深的印象是那座雍容华贵的大佛。这座大佛将炳灵寺在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地理位置、繁盛的商贸往来展现得淋漓尽致。

  如今游人们沿着防护堤坝游览大佛时,也往往为大佛边上的重重栈道所吸引,人们忍不住要探寻,这两座石窟中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这两座石窟就是炳灵寺石窟内最神秘的169窟和172窟。169窟始建于西秦时期,它是国内最早的有明确纪年的石窟。让人们想不到的是,在西秦时期就已经兴盛至极的炳灵寺,也经历了重重磨难。从北魏隋唐的雍容华贵到明清之际的衰落,这座西秦的皇家寺院,目睹了千年兴衰。

  明代嘉靖年后,通往169窟的栈道损毁。从此,这座中国年代最为久远的石窟就只能隐藏在悬崖顶端,被人们赋予“天寺”的称号,等待有心人……1963年,甘肃省文物部门对全省石窟进行调查。这座沉寂了数百年的石窟,终于迎来第一批探险者。

  3月28日,岳邦湖先生讲述了当年考察炳灵寺石窟的神秘往事。

  调查最后,悬崖顶上的石窟成了难题

  1963年,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我省就开展了有史以来的首次文物大调查,这次调查涉及到名胜古迹、文物遗迹、石窟寺院等方面。我当时是甘肃省文物工作队队长,自然也就义无反顾地承担了这一重任。

  炳灵寺是被最先调查的,这主要是考虑到石窟调查是第一次,可能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而炳灵寺距兰州比较近,一旦出现问题好及时解决,故而选择了炳灵寺。

  调查是从那年的6月份开始的。现在,到炳灵寺的路好走得很,所费时间也不多,还能欣赏到高峡出平湖的风光。那时,到炳灵寺可费劲了,花了两天时间才到。

  没有专车,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长途班车。我们背着行李,到汽车站乘坐通往临夏的敞篷汽车。车不好,路况也不好。一路上摇摇晃晃,到临夏州,就到下午了。在临夏住了一夜。第二天,我们才又转乘到永靖县城莲花堡(后来,修建刘家峡水库时被水淹没)的班车,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到县城后,我拿着介绍信,找到了当地的文教部门,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雇了几头骡子,驮着我的行李,就向炳灵寺进发。此时,炳灵寺才发现不久,可以说是藏在深山人未识。通往炳灵寺只有一条沿着黄河的山路,极其难走,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看到了群峰竞秀的美景,也看到了隐藏在峡谷中的大佛。高兴得很,总算看到了目的地。

  在河边,我们等来了羊皮筏子,坐着筏子过了河,这样我们一行才算真正到了炳灵寺。

  炳灵寺工作队一共有5人,我担任队长,加上炳灵寺文物管理所的两位同志一共7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普查炳灵寺石窟,通过编号、绘图、测量、拍照等等工序,弄清楚炳灵寺石窟群中各个石窟的具体位置,以及洞窟内佛像的大小数量、洞窟形制、现存壁画的内容等等,为石窟制作一份档案。

  那时,刘家峡大坝还没有建起来,石窟脚下的防护堤自然也没有,从地面到大佛脚下还有3米多高的距离。我们找木匠做了几架高梯,顶端还安装了小轮子,两个人一推云梯就架到悬崖上,这给我们带来很大帮助。忙碌了一个多月,炳灵寺的绝大部分石窟的调查任务都完成了。只有两个难度最大的洞窟了,这就是后来的169窟和172窟。

  无路可走,“疯子”给了我们启发

  169窟在悬崖的最高处,距离大佛头顶还有将近10米的距离,而距离地面大约40米。我们站在大佛脚下,要仰着脖子才能看到它们。

  起初,我们都不能确定两个石窟内究竟有没有文物。当地民间传说,172窟内存放书籍,人们还看见穿着红色衣服的喇嘛在里面走来走去。而在《水经注》中则说洞窟内还能看见神人往还,郦道元推测说,这或许就是“鸿衣羽裳”之事。当然,这些民间传说和记载还要进一步考察,洞窟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只有爬上悬崖,进入洞窟内才能知道。

  为了确定虚实,我们拿着望远镜爬到了大佛对面的山上,通过望远镜,我们看到了里面有佛像。这样,我们的压力就来了,如果没有东西,不上去也就算了,但是有了东西,那就必须上去。再说了,所有的洞窟都调查完了,就剩这两个窟,不上去也很遗憾啊!

  永靖白塔川一带的能工巧匠非常多。我们专门请了一位姓张的木匠师傅,给我们制作木梯、架设简易栈道什么的。面对难题,张师傅也没有高招。我问他,能不能在原先的栈道孔上架设新的栈道,他盘算了好长时间说,如果包工的话需要5000元,两个月时间。我一听大失所望,当时我手头连500元都没有,而且时间也太长了。

  我只好另想办法。我们几个在炳灵寺的沟里四处察看,寻找攀登悬崖的办法。正在这时,保管所附近的一位乡亲说,解放前,曾有个疯子,爬到了大佛的头顶上。这个故事对我的启发很大,我仔细观察悬崖后发现,在大佛的左肩位置有个站脚的地方,那里能站两三个人,而在小龛的左上方三四米处,有根残存的栈道横梁,再往上还有几个栈道的桩孔。我想是不是可略加修复,作为攀爬到洞窟内的简易栈道呢?

  我下定决心,我们也学一下“疯子”。

  20厘米的缝隙,我们爬到了大佛顶上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就和几个木工师傅做了商议,拿出了初步的方案。

  我们决定从大佛的右侧攀登悬崖。我们在地上把几架长梯连接起来,达到了大佛右侧的坎上,这个位置基本上到了大佛的腰部位置。大佛和悬崖之间的缝隙大约有0.2米宽,两手一伸,恰好卡住。我和几个木匠手脚并用,慢慢攀登,一边向上爬,一边做了些简易的攀登设施,或者架设木梯,或者绑绳子,做成简易栈道。

  就这样慢慢爬到了大佛的肩膀上。此刻,就剩下了最难攀登的路段了。此处,距离地面已经有近30米了,一低头看下面,不由得让人心惊胆战。那时,三年困难时期虽说已经过去了,但物资供应依然匮乏,我们经常在半饥半饱中工作,有时候蹲久了,站起来就会出现头晕的,而此刻我们在距离地面近30米的悬崖上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实际上,我没有想过有多大危险。因为在这之前,我们遇到过比这个更大的危险,都被我们一一克服了。

  大佛的肩部是我们遇到最难的一关。悬崖残存的栈道横梁,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究竟能不能承受住一个人的重量?木工师傅们用绳子套在横梁上,使劲拉了几下,横梁依旧纹丝不动,这下我们略微放心。我们将地上做好的木质长梯用绳子吊了上来,小心翼翼搭在横梁上。慢慢爬了上去,近距离观察了横梁,看上去还算结实,我们才放心了。这样就算是在悬崖上建了一个立足点。依托这个横梁我们逐步向上移动。最后我们抵达了以前的一个佛龛,又利用这个佛龛,爬到了一个斜坡上,这样就算进了洞窟。

  我们前前后后忙碌了七八天时间,才把栈道架好。

  找到了一处题记,我们狂喜不已

  实际上,我们修建的栈道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栈道,仅仅是些供我们攀爬的扶手,或者借力之处,危险系数依旧很大。在5人中我是队长,自然也是第一个爬悬崖的人。我爬进去一看,这是一个喇叭形状的天然溶洞,洞窟前面一部分都崩塌了,只有最里面的保存了下来。

  洞窟内虽然落了厚厚的灰尘,还有一些垃圾,但佛像的精美程度让我们惊呆了。随后上来的4位同志也激动不已。从佛像的造型上来看,无疑是早期的佛造像风格。站立着的佛像基本上是两腿叉开着的,这种造像的形制是受了希腊雕塑风格的影响,典型的早期佛像艺术。

  洞窟中间偏左的一处半截墙壁上有一处墨书题记。我们先看了这个题记。题记的最后写着建弘元年。建弘年号是鲜卑人建立的西秦王国的年号,建弘元年也就是公元420年。在这个洞窟中,我们还发现了明代嘉靖年间的题记。这意味着,我们是明嘉靖以后,三四百年来的第一批探访者。

  最宝贵的就是这些墨书题记,它们为我们判定石窟的准确年代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尤其是,建弘元年的墨书题记表明,这是国内最早的有明确纪年的洞窟。

  在这之前,虽然有些石窟比169窟早,但人们只能从造像风格等来判断,或者根据民间传说,或者石碑记载前人如何来推算。而有明确记载的只有这一个。

  这年十月,我们写的简报在《文物》杂志上刊发,这一重大发现轰动了国内外学术界。它为中国佛教窟的断代提供了一个标尺,或者说是样本。

  如今40多年过去了,炳灵寺在国内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而我们的记忆中攀登悬崖的往事,也依然十分清晰。

(责任编辑:谢 静 来源:中国甘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