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城:岷江上游悠悠古城

发表时间:2016-08-24 19:08:36  来源:

  

 

  姜维塑像

  

 

  姜维故里

  

 

  石墙 (资料图)

  

 

  “少年初出天水关,每论战,诸葛善。万里戎机,临危坐不乱。铁马不掩书生气,点江山,图兴汉。九伐争奈蜀道难。常妙算,敌心颤。东风正好,几度伤心还。千古智勇后庭患,易水寒,骚人叹。”这首《忆伯约》里能和诸葛论战,万里戎机临危不乱的“少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姜维。即使在《三国志》记载的无数具有雄才武略的历史英雄中,他也是不容小觑的一个。在天水关惊出诸葛亮一身冷汗,与赵子龙对阵相搏,后来又屯兵兴汉,生谋诛邓艾,死杀谯周……这些事例随便哪一个,都可看出姜伯约的雄才武略来。虽怀一腔热血屈死乱军中,但其才略故事却流传千古,留下“姜维之心,始终为汉,千载之下,炳炳如丹”的美名。

  走进姜维城,我们小心地去触摸一段尘封的往事。

  孔明后任

  据《后汉书·西羌传》记载:“西羌之本,姜姓之别也。”从中可以看出,姜维是三国时期为数不多的少数民族“干部”之一。

  姜维,字伯约,公元202年出生于天水冀县(今甘肃天水甘谷东)。三国时期蜀汉名将,第五代托孤大臣。原为曹魏天水郡(今甘肃天水市辖域)中郎将,因被当时天水太守马遵怀疑有异心而弃于上邽城外,改投诸葛亮军中,至中郎将。曾随诸葛亮九出祁山,后亮病死五丈原,姜维秘不发丧,吓退司马懿追兵。回汉中后,维先困于费祎裁制,后乱于宦臣黄皓专权,但仍坚持诸葛亮定下的以攻为守的策略,11次兵伐中原。等到蜀主降魏,姜维先假意归降,伺机重扶汉室。后因策钟会反叛失败,被魏兵杀害。

  姜维一生可谓是活得惊心动魄。在三国群雄争霸的时候由一介书生(曾任郡中上计掾、州中从事,都为文官)成长为有勇有谋的一代名将,历经同袍遗弃,经历无数生死变故,依旧不改当年气色,堪称伟丈夫。诸葛亮称赞姜维:“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就连同为大将的魏国关内侯钟会也称赞他“公侯以文武之德,怀迈世之略,功济巴、汉,声畅华夏,远近莫不归名”。

  姜维在继承和贯彻诸葛亮的“和夷”政策、改善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方面,也作了许多努力,有一定贡献。诸葛亮死后,姜维为凉州刺史。公元247年,汶山(今四川茂汶)变乱,姜维率兵前往平定。随后又出兵陇西、南安、金城一带,大战魏将郭淮、夏侯霸于洮西。这两次出兵,他都注意贯彻诸葛亮生前的“和夷”政策,安抚了少数民族,调整了民族关系,实现了民族团结的愿望。

  将军谋略

  建兴九年,也就是公元231年,世代居住于汶山(古“汶”“岷”通用,今为岷山)的羌人暴动,大将姜维、马忠、张嶷领兵征讨汶山反叛势力,曾先后在汶山、理县的维关和杂谷脑等地屯兵筑城,16年后,姜维又在威州岷江东岸之台地上筑城,称“姜维城”。随后他又出兵陇西、南安、金城一带,与魏将郭淮、夏侯霸大战于洮西。这两次出兵,姜维都谨遵诸葛亮生前定下的“和夷”政策,利用自己是少数民族将领的身份优势,安抚了周边诸多少数民族。可以说,从五丈原退守汉中后,贯穿于姜维军事政治生涯的,就只有“出祁山”和“和夷”。迫于费祎的裁制和宦官黄皓的谗言,姜维出汉中而屯兵于威州岷江畔。

  姜维是一个历史上是非功过争议颇多的重要人物。姜维归蜀之际就受到诸葛亮垂青并赋予重任,“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好学不倦清素节约”,表明他是一个韬略过人、操守可颂的俊杰。

  有人说,诸葛亮特别器重姜维,除了姜维自身的才略之外,主要是因为姜维是少数民族将领,熟悉民族地区的人情世俗及自然形势。重用他不仅有利北伐,而且体现了“和夷”政策。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

  所以说既是将军,又可以说是谋士。

  悠悠古城

  姜维城在今汶川县威州镇。威州古属冉毵部,四面环山,堡子关雄踞杂谷脑河与岷江之间,有“三山雄秀,二水争流”之誉,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而姜维城就坐落于此。

  姜维城遗址是岷江上游一处极具代表性的重要遗址。旧称古城坪位于汶川县威州镇南沟左侧二级台地的平坦处,遗址分布范围约2.5平方公里。沿着姜维城盘山公路一路而上,立于昔日大将军指挥千军的点将台,置身茫茫天地间,顿生旷世沧桑之感。古城墙全用泥土夯筑而成,虽然历经千年风雨,其城墙垛口尤清晰可辨,依旧雄伟壮观。

  姜维城虽然因姜维屯兵于此而命名,但其历史并不仅仅只限于三国时代。从新石器时代到开始,人类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古城遗址群有着丰富的地面遗存和地下文物。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人们在威州镇南沟左侧二级台地的北边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彩陶文化。进入新世纪后,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考古研究所、阿坝州文物管理所、汶川县文物管理所对古城遗址进行了二次发掘。这次发掘是古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共发现新石器时代的房屋居住面遗址4处、灰坑30多个,汉代夯土城墙墙基1处,宋代房屋基址1处。出土的文物中,以陶器为主,间杂以石器、玉器、骨器等。此次发掘共出土可复原陶器约30余件、彩陶片50余件,多以泥质灰陶、灰褐陶、红褐陶为主。原本出土陶器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在姜维古城遗址出土的陶器无论是从彩陶的陶质、陶色、纹饰题材还是陶器的制作与烧造技术,在很大程度上与西北地区马家窑彩陶文化有着关联性,但又因地域因素,姜维古城遗址的新石器时代彩陶又和马家窑彩陶有着文化因素上的差异。这证明,在上古时期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相对和平,是一处重要的居住聚落,人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形成了厚重的文化堆积。

  远古沉淀

  除了远古时期的文化遗存,姜维城还有汉代的一些遗址。在姜维城台地北半部分新石器文化遗址之上,还有着几段汉代夯筑的黄泥墙和汉代县城遗址。据《元和郡县志》记载,公元前111年,以冉毵地置汶山郡,辖绵虒等5县,绵虒为郡、县旧址,在今威州镇姜维城。城址呈长方形,现残存西、南两段,整个城墙东西长约200米,南北宽约150米,总占地面积约30000平方米。城墙以黄泥夯筑,内夹木棍或圆木为筋。西残墙高10米,底宽4米,顶宽1米,长100米,墙拐角处有马面1垛,高10米,宽10.3米,长15米;南残墙高8米,底宽3米,顶宽1.3米,长约90米。由于姜维城所处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优势,此后历经东汉、西晋、东晋、西魏一直到明代宣德年间,虽然汶山郡先郡后改县,后又是由县变省,由省变县,几经易名,但此地都是县级治所在地。这一方面体现了姜维古城所在地的重要地理位置,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形成丰富的文化堆积。

  明弘治年间,朝廷为维护边防,依山而建石砌城墙,蜿蜒而上,直达姜维城。该城墙高4—6米,宽2—3米,全长达1700多米,平面呈椭圆形,将以前的新石器时代彩陶文化遗址和汉代的汶山郡遗址都包围在内。

  姜维城遗址包含了新石器时代、汉代、宋代、明代等朝代的历史,在纵向上形成了像书页一样的文化堆积。汶川县旅游部门有关资料介绍说,姜维城古文化遗址以其丰富的地下文物和地面遗存为研究岷江上游地区远古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实物材料。

  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喻维超先生在对姜维城古文化遗址现场考察后,对姜维城古文化遗址给予了高度评价。“姜维城古文化遗址是四川省乃至全国少有的占地面积较大,文化内涵特别丰富,绵延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且又保存如此完好的地方。”喻维超说。

(责任编辑:谢 静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