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医学大树”葛宝丰

发表时间:2016-08-24 19:05:42  来源:甘肃日报

扎根西北65年,救治病人17万人次,未出现一次医疗事故和纠纷;

自主创新完成57项重大医学成果,其中6项属国内首创,4项属世界独创;

编著《实用骨科学》《创伤外科学》《矫形外科学》等8部论著,发表论文近500篇;

为军地培养骨科人才600多名,其中有34人已成长为全国各大医院院长或骨科主任;

如今,年过九旬的他,仍勤学不辍,博览中外医学刊物,掌握世界上最新医疗科技动态;

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新中国骨科医学奠基人之一、西北地区骨科专业的开拓者、全国全军著名骨科专家,现任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专家组名誉组长、博士生导师,被誉为丝绸之路上的医学大树葛宝丰。

西北条件艰苦,愿意来的人少,这里更需要我

我当年学医的目的很简单,人吃五谷杂粮都会生病,当医生不会饿死,不会失业。说起最初的选择,今年93岁高龄的葛宝丰如孩童般率真。

1936年,17岁的葛宝丰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燕京大学医学系。入学1年后,抗日战争爆发,学校被迫关门停课,颠沛流离中,葛宝丰艰难地完成了学业。其间,他目睹了侵略者的暴行,激发起了强烈的爱国情怀,坚定了学好本领、报效国家、维护民族尊严的雄心壮志。

1945年,葛宝丰毕业分配到国民政府兰州中央医院工作。19498月兰州解放,人民解放军接管了中央医院。人民军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作风,葛宝丰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从内心深处萌生了对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敬仰信赖之情。他毅然报名参加了解放军,来到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迅速投入到建设新中国大西北的医学事业中。

1978年,葛宝丰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关怀培养下,他更加坚定了忠诚于党、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的信念。

上世纪70年代,理论功底扎实、业务技术精湛的葛宝丰,已成为军内外骨科医学界的一颗闪耀新星,解放军总医院多次想请他去北京工作,他考虑再三,决定还是留下来。理由一如他的为人,简单朴实:北京人才多,不缺我一个,西北条件艰苦,愿意来的人少,这里更需要我。

就是这样一个理由,葛宝丰扎根甘肃65年。1999年,葛宝丰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邀请他的人更多了。有个单位在海南修建了豪华别墅,请他离开西北另辟天地;家乡河北乐亭县的党政领导多次请他回去定居;儿子葛竟是美国耶里安大学显微外科著名专家,老伴刘恭芳的亲人也在美国定居,他们先后48次来信,恳请葛宝丰夫妇去美国安度晚年。但是,他都一一婉拒,还赋诗一首,表明了自己的心迹:我年逾八十,蹒跚意呆痴,吐丝丝绸路,直到丝尽时。

越是常见病、多发病,越要高度重视

葛宝丰最佩服的人是李时珍,因为他为民治病、尝遍百草,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医生的天职——救死扶伤。

在临床工作中,葛宝丰始终奉行这样的原则:所有的医疗和科研都要为临床服务,要从临床的实际需求出发,解决患者的实际病痛,越是常见病、多发病,越要重视。

作为部队的医务工作者,葛宝丰把部队官兵的需要作为研究的重要方向。上世纪50年代初,他着眼战场需求,开展带血循环骨移植研究,这一研究成果被广泛应用到救治志愿军伤病员中,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上高原、走戈壁,总结提出了一整套战伤预防和治疗措施,还创制了简易实用的弹簧螺旋牵引架,在战场救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总结出的骑兵落马骨折防护法、炮兵腰肌损伤的发生机制和治疗方案,有效降低了发病率。上世纪90年代初期,葛宝丰发现住院官兵中骨创伤患者较多,他一一分析病例,发现主要原因是训练不科学。时年80多岁高龄的他逐级向上反映,提出了科学施训建议,还深入到基层部队宣讲如何预防训练伤,并研制出了治疗训练伤的特效药物高肟甲素霜,从1994年沿用至今。

2007年,年近九旬的葛宝丰,心里仍然放不下高原部队的官兵,他专题分析驻海拔500米、1500米和3000米部队官兵的骨密度值和骨代谢指标,跟踪研究紧急进驻高原部队官兵体内骨吸收指标的变化情况,首次发现了高原环境对官兵骨代谢和骨骼健康的影响及规律,完成了全军重大科研课题西北高寒高原地区军民骨质疏松症的研究,并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新中国成立初期,西北地区没有几家像样的医院,骨科医学的理论体系和医疗技术更是滞后。葛宝丰利用近一年的时间,先后到沈阳、天津、北京、上海、西安等地,师从杨克勤、方先之等骨科领域的权威专家教授,学到了不少前沿骨科学知识,掌握了许多临床新技术。回院后,他在医疗条件十分简陋的情况下,带领大家积极探索,开始了以四肢骨折为主的一系列医疗和科研工作,逐步建立起西北骨医学科完整的理论体系。

甘南藏区大骨节病发病率较高,葛宝丰带领医疗队深入海拔3000多米的藏区进行发病机理调查研究,经过两年的病理学调研,总结出发病成因和流行趋势,为有效防治该病提供了第一手资料。目前甘南大骨节病发病率不到1%

他在国内较早开始了显微外科断肢再植术的学习研究,反复进行研究实验,研制出了“V”型钉和梅花髓管内针,突破了断肢再植的技术瓶颈,给广大骨科患者带来了福音。1965年,由他指导的全军第一例、全国第二例临床断臂再植手术获得成功;1988年、1990年,他指导学生接活冷缺血54小时断掌和59小时断指,打破了国际36小时的纪录,成为新中国成立60年来最重要的60项医学成果之一;1997年,他成功完成了亚洲骨科领域第一例十指断指再植手术,逐步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骨科技术体系。

临床粉碎性骨折碎片难以复位和保持固定是一项困扰世界医学界的百年难题,葛宝丰不畏艰难,带头攻关,经过多年研究,发明了内固定半环式梯形加压钢板,使患者手术后不再利用石膏或夹板作外固定,大大提高了粉碎性骨折的治愈率,在全国得到推广应用,18万名患者因此受益,1998年该项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三等奖。

把病人当作亲人是不够的,还要把病人当作自己

仅仅把病人当作亲人是不够的,只有把病人当作自己,才能理解病人的痛苦,因为自己是不会害自己的。葛宝丰说。

1957年,甘肃一位农民右腿被炸伤,送到总院就诊时,这位农民下肢循环绝断,按常规只能截肢保命。一个农民,少了一条腿就等于丢了半条命,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葛宝丰取出他存贮了半年的一段相应部位同种异体血管,试着连接这位农民兄弟断裂的血管。没想到,这条血管竟奇迹般地成活了,这位农民的腿保住了!这可是世界上第一例10厘米以上同种异体血管连接成活的病例,葛宝丰高兴极了,他开始收集资料,跟踪调查,列为专项课题继续研究。

术后,这位农民右腿功能恢复得非常好,行走、劳动自如。按照科研要求,需要对这位农民进行动脉穿刺,提取有关数据。

当时,那位朴实的农民兄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葛宝丰却开始犹豫了:穿刺虽然只有极低的几率出现并发症,可一旦发生,这位农民右腿功能会丧失,成为残疾人!

考虑再三,葛宝丰决定放弃这项极有希望获得世界级大奖的课题,理由很简单:如果病人是自己,我会为了一项世界级大奖,冒着失去右腿的风险换取它吗?

从医65年,无论患者病情多危急,手术风险多大,葛宝丰只要遇上了,就会出手相救。

1987年,7岁的潘园园不幸遭遇车祸,导致严重骨盆骨折和股动静脉大面积损伤,在多家医院拒收的情况下,缺血38小时已深度昏迷的小园园送到了葛宝丰面前。

由于患者缺血时间长,术后很可能引起组织坏死、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风险极大。手术不成功,很可能会出现医疗纠纷甚至影响到葛宝丰的声誉。现在要紧的是先救命,一个医生,怎么能眼看着有人受伤不去救呢!在大家的劝阻声中,当时已年近70的葛宝丰走进了手术室,整整9个小时,硬是将园园从死神手中救了回来。术后,他又整夜守在园园的病床旁,严密观察各项生命指标体征。直到园园平稳度过危险期,他的心才放下来。

葛宝丰在日记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医生越当胆子越小,手术越做顾虑越多。他还题诗一首:病房勤巡视,心系伤病员。每逢手术日,临床遇危难。如履薄冰上,如临深渊间。直至病情稳,心中始得安。

这样的顾虑和不安不是因为技术不过关、心里没底气,而是源于葛宝丰对病人的高度负责。

把一个人的力量,变成一个团队的力量

干事业最糟糕的,不是没有科研成果,而是后继无人。要学孙悟空的本事,拔根毫毛一吹,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千万,把一个人的力量变成一个团队的力量。本着这样的理念,葛宝丰把培养人才作为自己医学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针对每个年轻医生的特点,他因人而异、科学施教,给病人查体时,他会向年轻医生讲解分析诊断不同疾病的要领;手术展开前,他要再三向年轻医生交代关键步骤;年轻医生主刀时,他放手不放眼,每次都守在手术台旁,有时还默默地充当助手,递上一把最适用的手术器械,鼓励他们大胆开展手术。

刘兴炎是来自基层部队的年轻医生,好学上进,但没有经过系统培训,从调入总院那天起,葛宝丰就带着他边工作、边学习,把自己几十年积累的经验和知识毫无保留地传给他。1976年,一位女患者住到了骨科,需要实施淋巴管静脉吻合术。葛宝丰当时在国内已率先进行了多年的淋巴管再生基础研究,这个手术机会,他已经等了整整15年。这个手术一旦成功,将填补国内淋巴管显微外科技术的空白。

刘兴炎说啥也没想到,葛宝丰竟然把这个手术机会让给了他。这台手术的成功奠定了刘兴炎攀登医学高峰的第一块基石。如今,他已是技术3级教授,并荣获了全军科技重大贡献奖全国首届百名医学科技之星

甘为人梯,举人过己,在葛宝丰的带领下,医院骨科从上世纪50年代末的五人小组,逐步发展为现在由创伤骨科、脊柱外科、关节显微外科、骨科研究所组成的全军骨科研究所,培养造就了大批高素质的骨科专业人才。

按照院士待遇,医院原本要给他新建一栋院士楼,可听说为了建楼要舍去一片绿地、砍掉一棵几十年的云杉,他坚决不答应。医院拗不过他,只好把他住的老房子就地改造装修了一番。

如今,在这套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里,葛宝丰生活得悠然充实,他还将自己的幸福生活凝聚成一首诗:屋前一小院,广约半分余。种花亦种豆,东围竖小篱。五月群草出,茶后有秋菊。南瓜伸长蔓,小树挂满梨。闲坐廊檐下,看花闻虫唧。举首望云展,闭目思课题。

(责任编辑:谢 静 来源:甘肃日报)